閱讀《燦爛千陽》心得體會2000字

閱讀《燦爛千陽》心得體會2000字:

人生無常。很多時候,我們知道生活可能因一些意外會變壞,但是,最令人絕望的是,你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生活會變得更壞甚至一直壞下去。

Mariam的十五歲生日愿望,如同打開了一個被巫婆詛咒過的盒子,從此,厄運如影隨形,痛苦一日勝過一日,仿佛跌入無邊的地獄,從此,再也無法回歸人世的正常生活。

十五歲以前,生活在Mariam面前是簡單純凈而美好的。在赫拉特郊外,她和母親雖不富裕但至少清貧安好地生活著,泥巴屋子雖然簡陋粗糙但是至少充滿了母愛和父親的關懷,法蘇拉赫毛拉定期來講授古蘭經,村里的BIBIJO不時來串門講八卦,母親氣急時的各種責罵雖然刺耳但是Mariam知道在母親心底是愛著她的。父親雖然只能在每周四見一面,但這個父親博學多識跟她分享外面的世界那些新奇的知識,一切充滿了各種溫馨和快樂。仿佛這樣的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可以持續到永恒。

像是一幅田園詩畫,有母愛,有慈父,有家人,有朋友,有林間的微風和山間的溪流。在古老歷史和現代變遷的故事里,有詩有畫有歌地長大。這如水墨山水一般清秀俊逸的生活,怎么就突然間急轉直下變得支離破碎,命運這個無常的魔頭,突然間露出了猙獰的本來面目。

先是,在她離開泥屋去找父親而夜宿在父親豪宅門外的那個不歸的晚上,母親選擇了自縊。當發現女兒這個最后且唯一的親人離開自己后,這個苦命的女人選擇了徹底放棄。

閱讀《燦爛千陽》心得體會2000字.jpg

然后,她被短暫收留在父親家中,進入這個之前拒她于門外的家中后才感覺到確如母親所描述的那樣,自己與父親的生活格格不入。作為一個私生女,她與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。而她因年幼無知看不清楚這一點,天真地以為可以跟父親及父親的家人一起生活,她的天真葬送了母親。她無法原諒自己。

然后,母親尺骨未寒的一周后,她就被遠嫁給一個比自己父親的年紀還要老的鰥夫,將去到遙遠的喀布爾,與一個陌生人長久地生活下去。

父親的妻子們看她的眼神是“你是一個令我們出丑的麻煩和負擔”,她們迫不及待要把這個眼前的活物抹去,她走的越遠,她們的世界就越清凈。

剛剛沒有母親的十五歲的女孩哀求父親別這樣嫁掉她。在Mariam的苦苦哀求聲中,一直呆坐的父親最后的反應是反過來埋怨Mariam的苦苦哀求是在逼他,那語氣,仿佛被逼著嫁人的不是她。一個倉促寒磣的婚禮后,就是父女的最后訣別。車站送別時刻,JALIL喋喋不休地向Mariam介紹喀布爾,說那里非常美麗。Mariam知道他接下來還要說那里的天空,那里的人,那里的樹和街道。她五歲起已經熟悉他這些講述的套路。

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,仿佛仍然是在從前,父女二人談天說地,父親向女兒介紹著她不知道的外面的世界,那些美麗的城市,那些綠油油的麥田,那些結滿果實的果園,還有那象征著宏大而仁慈、悲憫蒼生的宣禮塔。在世界已經坍塌、生活已經完全倒置的今天,這些熟悉的話語,讀后感m.simayi.net多么像一個觸目驚心的提醒,譏諷著那些曾經被Mariam惦念在心的父愛。虛偽的JALIL仍然聒噪地向Mariam介紹著她未來要生活的城市喀布爾的樣子,他的心是有多么狠,在匆忙就把她遠嫁后,最后的離別時刻,仿佛什么都不曾發生和改變,仿佛這時光仍是父女二人在泥屋外的草垛上閑聊。

這才是最為痛徹人心的,Mariam已經徹底看清楚這個父親。這個所謂的父親,除了給她一段血脈,于她而言他根本已經是一個沒有什么關系的陌生人。否則,他怎么可以如此狠心,如此漠然,如此無感。她寧可此生沒有這樣的父親。

Mariam打斷JALIL,說出了她自母親去世這一周以來內心深處一直想說的話:“我曾經是那么的崇拜你,每個星期四于我都是節日,我渴望見到你,等待你的時光,內心煎熬著每一個可能導致你不能如期赴約的意外,如坐針氈,度日如年。我的一生,到目前為止,所有的時間都用來想念你。我天天在心里為你向神祈禱,希望你長命百歲。但是我從來不知道,我不知道原來你以我為恥。我是刻在你心上的恥辱,這一點從我出生起就沒有改變過。”

這些話語,一字字,一句句,無情的擊打著甲JALIL那張虛偽的臉孔和荒唐的內心。他囁囁嚅嚅說不出話,原本俊朗的臉腫成豬肝色,無力而勉強地顧左右而言他“我會去看你的。我會去喀布爾看你……”

Mariam嚴辭拒絕:“不,你不要來,我不想再見到你,你永遠不要出現,我不想再聽到你,永遠,永遠。今天在這里就是我們最后的訣別,再見!”

JALIL無助地祈求:“別這樣,Mariam,別就這樣離開。”

面對JALIL那張看似無辜的好人臉,Mariam丟下最后一句話:“你甚至沒有給我一個向法蘇拉赫道別的最后機會。”

Mariam轉身離開,推開公共汽車的氣動門,上了車,沿著中間的過道向后走去,走向那個已經先上車此刻正坐在車廂尾部,等待著她的那個新丈夫。Mariam沒有再回頭。她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見JALIL在車外跟著啟動的車跑著,用手拍打車窗,他的指關節與玻璃窗相觸發出啪啪的聲音。Mariam不會回頭。她視JALIL的追趕和不舍于不見,任他和他在那一瞬間泛起的一絲良知一起漸漸遠去,最后消失湮沒在漫天的尾氣煙塵中。